標題: 璃星夢
雪衣 (偽.文人)
長老
Rank: 7Rank: 7Rank: 7
Final Turn!

積分 88
帖子 1682
BP 88
註冊 2013-9-20
用戶註冊天數 1346
來自 星空小鎮下的浪漫街道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5-20 10:10 
雖然看得很著急﹐但花夜都沒有忘記自己的首要任務﹐手腕一抖﹐一株紫色藤蔓直插沙地﹐沒有多餘動作就將一個險些陷進流沙中的三門子弟拋住空中﹐雖說從未踏足於沙地之上﹐卻留下道道焦灼的痕跡﹐一步一紫焰﹐一主一藤心意相通﹐救人動作俐落無比。
到花夜走完一路﹐紫焰登時化作一陣紫色流光﹐沙地被焚燒﹐而本來灰暗的上空同時一清﹐還有著碎片層層落下。

救人任務完畢﹐花夜也沒有閒著﹐只見她突然躍進戰團﹐和已完成清路行動的邱震宇相互配合﹐一個放藥一個踢人﹐不消兩刻鐘就擋住了「闇之翼」禁衛們的進擊﹐至於不幸點的﹐不然燒得連灰都沒剩就是被凍結成人形冰柱﹐很快就使敵人不敢近他們身了﹐兩人連眼神交流都沒有個﹐就轉向對付另一方的邪門傭兵們。

相比之下虞璃就沒有這好待遇了﹐雖然在銀羽協助下已經抵擋住不少攻擊﹐但縱然靈獸的本能天賦遠較人類得天獨厚﹐始終都是血肉之軀﹐所以就算虞璃已經殺得手軟﹐也仍然堅持讓銀羽先回靈獸空間療傷﹐偏偏獸類的護短天性也較人類來得強﹐虞璃嘗試過幾次也沒法將其收回靈獸空間﹐無可奈何下只得隨牠了。
一人一獸接連發上好幾個大範圍技﹐雖然的確殺滅了不少敵人﹐卻是極其消耗靈力﹐而在這情況下根本就沒時間讓靈力自行修復﹐虞璃手中璃影往前一揮﹐恰好擋住飛來的一枚暗器﹐卻擋不了從後而來的飛劍───
電光火石間﹐只聽「鏘」的一聲﹐長劍為一口血紅長刀一刀挑偏﹐同時一隻手臂亦迅速撈住虞璃腰身往後退開,她恍一恍神,只得及時收起璃影,耳眫卻驟然響起了悅耳微沉的聲音:「妳是把我說過的話忘記了?」

較平日乾涸低啞上幾分的聲線,立即將虞璃的危機意識提升到最高,她挪了挪身子,忽然掂高腳尖,附在他耳邊輕聲道:「知道了,我的慕容總裁。」
在他耳上輕輕一吻,虞璃見好就收,笑容滿臉的任由慕容傑抱著,目光在面對前方敵人時卻再度變得森寒如冰。
血紅刀光如同地獄修羅般不停收割敵人性命,在慕容傑懷中找了個方便動手的位置,虞璃抬手甩出一記罡風,在罡風揮過下,所有攻擊煙消雲散,虞璃眉眼彎彎的,只聽她掩唇一笑道:「刀劍無形,但風向抓對了,想要閃避或借力打力並不難。」

她的契約獸是風系靈獸,在靈師能使用靈獸技能的前提下,相等於她本人都有馭風之能,再加上風助火勢,兩人合擊的威力自然加倍。
感覺到狀態恢復了點,虞璃示意慕容傑把自己放下,便和他背對背站著,一刀一劍同時出手,一個正面進攻一個奇襲,因為是初次配合所以動作難免有所顧忌束縛,但摸清對方大概的出招路數後,他們倒是培養出一定默契了。
--------------------------------------------------------------------------------------------------------------------------------------------
嗯‥,‥‥冷不防虐了自己一把﹐在下的24k狗眼啊。
雖然說在小說中放閃光彈沒罪但莫名甩狗糧是不道德的!(某:你知道又放?)
還是有點hea啊囧﹐希望下次更新可以恢復狀態!(撥瀏海﹐笑)


雪衣 (偽.文人)
長老
Rank: 7Rank: 7Rank: 7
Final Turn!

積分 88
帖子 1682
BP 88
註冊 2013-9-20
用戶註冊天數 1346
來自 星空小鎮下的浪漫街道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5-27 10:26 
這邊漸入佳境﹐但另一邊就當真岌岌可危了﹐時魔的劍氣處處逼人﹐而且招招連貫﹐這種打法就算是普通武者使用也能夠在短短時間內發揮比平日多一倍的實力﹐更何況是時魔這種晉入超階期多年的超一流高手呢,就算寧蒼月、統元榮兩人與其同為超階期武者也好,卻始終無法佔於上風甚至平分秋色,更豈論是實力較三人略遜一籌的碧清憂了,長時間的內力消耗下,她的臉色早已如同身上白色衣裙般蒼白如紙,卻無半分退縮之意,反而一招比一招沉穩,雖說落於下風,卻未顯落敗之象。

這個連三個圍攻者都意識到的事實﹐在這場打鬥上處於主導地位的時魔當然更早意識到這點﹐相比於越打越退的三人﹐他不緊不慢的節奏反而更顯得雍容不逼﹐就像抓到兔子的狼一般﹐慢慢以爪子撥動受驚過度的兔子﹐卻不著急將其吞入腹中﹐因對方早已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而這弱小的獵物﹐注定擺脫不了濺血、被肢解、吞食的命運﹐除非有個實力足夠強大的獵手能戰勝狼群﹐但這究竟是脫離苦海還是墮入另一個地獄﹐那可說不定呢。

所謂有危便有機﹐正當三人無以為繼之時﹐一道青影驟然掠出﹐接手擋下了時魔更趨猛烈的攻勢。
一襲青衫、一口長劍、一頂黑紗冪離、一身跟時魔不分伯仲的卓絕武功﹐無一不彰顯他的身份﹐但在本人未有承認的情況下﹐其他人也不便說什麼話。
「盟軍及宇文無雙一行﹐已在前來的路上。」
青衫人淡淡地拋下一句﹐手下進攻動作卻是不停﹐兩口長劍相互交擊﹐只聽「鏘」的一聲﹐劍與劍間的磨擦部分濺出星星火花﹐一招看來實在平分秋色﹐未待圍觀眾人反應﹐青衫人第二劍已然殺出﹐然而劍式卻被時魔手中之劍直接一招轉移往下劈去。
即便一式被破﹐青衫人看來倒沒有半分慍怒之意﹐反而仍然根據自己的節奏繼續對決。
手腕一轉,青衫人手中劍招不快反慢,和時魔這快若雷電的劍法走路相比下,他的劍慢得有如一道厚牆,而在快劍形成的光網下,他的一招一式無疑顯得更為清楚凝實,仿佛對方已揮了數百劍,他才慢慢地擋下一劍般。
光網和厚牆的相撞間,撞出唯有當世兩大高手對決時才激盪出的耀眼火花。

鏘、鏘,金屬武器間的交擊聲不絕入耳,青衫人不疾不徐地擋下時魔的快劍,同時收劍回鞘,手拈劍訣,形成萬千劍意往時魔襲去。
時魔不慌不忙,手上長劍猛地一揮,劍氣形成一道光牆,便要擋下這信手一式。
劍意為光牆所化,青衫人神情未變,後半劍意速度加快突破光牆,直接刺進時魔的斗篷之中。
因為距離過近,再加上是奇襲緣故,根本就避無可避,披風被劍氣炸得翻飛,鐵面具沿著劍痕落下應聲碎裂。

一雙入鬢劍眉,有如刀削般冷厲的五官,一雙黑瞳目光深沉依舊﹐一身驟然散發出來的王霸之氣﹐足以教人趨之若鶩﹐望而生畏。
「果然是你。」
青衫人隱藏在冪籬下的嘴角微微揚起﹐聲音卻傲氣若霜。
就在十多年前﹐他早已懷疑過他們是同一人﹐可惜未經證實﹐要不然現在來的是分身﹐他也沒有打破面具的把握。
----------------------------------------------------------------------------------------------------------------------------------------------------
終於覺得狀態恢復點了了(囧)
不過這樣應該沒人想到時魔的真實身份是誰吧。(我就是要吊你們胃口﹐哼!)

[ 本帖最後由 雪衣 於 2017-5-27 10:30 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