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人間罪子天之子 艾米(更新至03 繼續2,000字爆更)
Aggie
初心者
Rank: 1

積分 0
帖子 34
BP 0
註冊 2012-10-19
用戶註冊天數 2501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2-11-18 22:17 
112.118.114.217
分享  私人訊息  頂部
不定時更新

艾米
01
棄子村,一條懷疑被詛咒的村落。
相傳在以前有一個嬰兒就是因為被人遺棄到街上餓死,從此以後棄子村就不斷發生初生嬰兒無故猝死案。村民多次請來城市埵釵W的勢力調查事件,不過沒有人可以得知這裡發生了什麽事。受驚的居民紛紛搬離這條村,奇怪的是,沒有魔獸敢接近村落,令這條村成為了薩嘎國其中一個著名的荒蕪地帶。

雨點,嘩啦嘩啦的落下,夾雜著打雷的轟轟聲,把這條杳無人煙、黑漆漆的街道顯得更加陰森恐怖。
突然白光一閃,兩個英挺的人影出現在棄子村的街道上空。
沒有預想中二人跌下來狼狽的畫面,兩個身影慢慢的飄下來,飄到街上的水坑來。
看起來輕輕的一個降落,卻掀起無數水花。水花把十尺的一切事物都沾濕了,唯獨兩人身上,哪怕是一點水氣也沾不到。
左側白髮黑衣英俊的少年懶懶的伸了個懶腰,再拍拍身上的衣服,動了動手指,檢查完自己的新身體後滿意的笑了一笑。
站在他身旁的是一個同樣俊秀的少年,但他的的頭髮是黑色的,而且穿著相反純白色的衣服。
當兩人完成檢查后,就一同往街尾走去。
白髮少年掃一掃頭上灰灰的天空,嘟著嘴對同伴說道:「小獄哦,這樣的雨天好討厭啊,四周都黑黑的……」
「說了多少遍不要叫我小獄!我叫獄煉好不好!」獄煉一手捏著白髮的耳朵用力向下扯,痛得白髮連連叫痛。
「有什麼所謂呢?你不也是叫我小晴嗎?痛痛痛……」
「這還不是你求我這樣叫的?當初我叫你晴焱,你就當場哭起來了,我怎敢不叫你小晴啊?」
晴焱搔搔頭,一臉不好意思的對著生氣的獄煉傻笑起來。
「我真的有這樣嗎?」
「當然有,你當時還哭得連鼻涕也就出來呢,呵!」
「我哪有……」
可能遠處會的看不清楚,這兩個正在打鬧的傢伙的樣子是一樣的,不是親兄弟那種相像,而是一模一樣,就像是同一個模子做出來的。
他們唯一不同的,是他們的眼神和臉上的刺青,晴焱那終年帶著笑意的眼眸下刻著一個純白色的十字架,而獄煉的右邊面頰上則刻著一個黑色的十字刀疤,配上他冷冷的目光,給人一副生人勿近的感覺。
「嗚啊——嗚啊——」突然從一堆垃圾傳出的聲音,嚇了晴焱一大跳。
不會是鬧鬼吧……咦?這種叫聲,難道是……
想到這裡,晴焱雙眼發出精光,立即扯著獄煉的白衣向垃圾堆拉去。
「小獄啊小獄,這是什麼聲音?快去看看!」
「有什麼好看的,不就是黑風鴉的嬰兒嘛……」獄煉看著已經被晴焱弄皺的衣角不滿的說道。
「慢吞吞的,我不等你啦。」晴焱見獄煉沒有加快速度的意思,便鬆開了他的衣角。
「別以為在棄嬰村就一定會有人類棄嬰出現啊!人類可是一個很保護後代的種族。」當獄煉感覺到衣服的拉力一消失,頓時揚起了微笑,卻想不到晴焱已經死死的抱住他的手臂,扯著他開跑。
滿面期待的晴焱拉著試圖用各種辦法逃脫卻不成功的獄煉跳過一個又一個骯髒的垃圾桶,終於發現了聲音的製作者。
這是一個半開的紙皮箱,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一個裹著白毛巾的一嬰兒,而聲音就是從堶捷ルX來的。
「哇,好棒哦——」晴焱歡呼道。
汗,這還真的是人類的嬰兒啊,這回麻煩大了,唉——
獄煉一想到將會發生的事,不禁歎了一口氣。
「小艾,別哭了。有晴哥哥和小獄叔叔在哦,小艾乖——」晴焱抱起籃中的嬰兒,完全沒有理會身旁的獄煉,自個兒開心的逗著他的新「玩具」。
這紅髮的嬰兒穿著沾上泥土,已經變得啡色的迷你白袍,頸上掛著一個刻著「米」字花紋的金色牌子。金牌的鏈子很長,顯然是其他人給他戴上,而不是他的。
「誰是小獄叔叔!為什麼你是哥哥我是叔叔?再說,不要叫我小獄!……暗纏!」獄煉被晴焱「叔叔」一詞氣炸了,口中隨便就是一個瞬發魔法,搶奪晴焱手上的嬰兒。
獄煉的身前出現了一個黑色圓點,圓點向下伸延,就像一條拉鏈一樣,把空間給拉開了。
一條又一條粗大的黑色藤條從空間裂縫鑽出來,把嬰兒捆起,從晴焱的懷裡強行拉出。
「光之刃!」
一點點的白光從晴焱手中憑空出現,彙聚成一個巨大的月牙形刀刃,飛速斬斷繞著嬰兒的黑藤。
剛才哭個不停的小嬰兒在出現空間裂縫的時候已經收了聲,目定口呆的望著眼前從未見過和感受過的力量,這是一種壓得他動不了、盪魂攝魄的力量。
暗纏和光之刃也只是一個普通的初級魔法,理應沒有多大的攻擊力,只能讓對方破點兒皮而已,就算是嬰兒,也不該震住他的心靈才對。
也許普通人使的魔法會是這樣,但這次使的可是當代率領萬千天兵天將的光明之神晴焱和黑暗之神獄煉,使出來的效果怎能比呢?
原本以暗之力形成的高級魔法黑藤該只有一條,而它的粗幼就取決於使用者的精神力,人類歷史上出現最大的黑藤也只不過是兩隻手臂粗,絕對不會像獄煉的一樣有水桶般粗大,也不能那麼精准的捏緊力量,讓黑藤捆起嬰兒,同時又傷不到嬰兒。
而光之刃則是從陽光中取出力量形成無數小刀傷害對手的招式,晴焱卻用另一種的方式組成光刃,把小刀融合成一個巨大的,其聚合的威力增幅可不是一加一這麼簡單,而是以倍數上升,將所有的光刃都融合,它已經不再是連學徒也能使用的初級魔法,而是擁有比美禁忌魔法的力量了。
「小晴,你進步了。」
「耶——小艾,你小獄叔叔平時可是不會稱讚我的,好棒對吧?耶——」
「……想多打一場嗎?」
「舉高高,舉高高,小艾舉高高——」
「……」
「誰是小艾?」
「他喲。」
「……好遜的名字。」
「哪是!小艾,超酷的。」
「要叫小福!」
「……」
「小福……比我的還遜……小獄你的品味好差勁哦……」
這場看似長久的嬰兒爭奪戰,其實只在一秒內發生。兩人使用的魔法都是以瞬發的方式發動,不需要吟唱,哪怕是聖法師也不能準說自己能瞬發高級魔法,他們實在太厲害了。
只是一場兄弟間的普通打鬧(雖然說是兩個神恐怖的打鬧),殊不知,影響到這個嬰兒的未來,或者可以說,是影響全大陸今後的走向。

[ 本帖最後由 Aggie 於 2012-12-26 23:29 編輯 ]


Aggie
初心者
Rank: 1

積分 0
帖子 34
BP 0
註冊 2012-10-19
用戶註冊天數 2501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2-11-18 22:18 
112.118.114.217
02
遇到嬰兒小艾後,晴焱已經急不及待要帶他到神域去。
回到神域,來迎接三人的是一整隊暗天使,穿著黑衣黑褲黑眼鏡的他們整齊的列隊,幾乎把半個天際都染成了黑色。
「歡迎大人回來,我們暗神殿一切安好,大人無需擔心。」站在前排的一位老人向前移了一小步,邊鞠躬邊恭敬地向煉獄報告到。
而另一邊,與秩序一百分的暗天使隊伍不同,白天使都亂成一團的,當發現他們的頭兒時,便整團人衝到晴焱身邊包圍著他。
「小晴,你去哪了?為甚麼不跟我說?」一個男天使捏著晴焱左邊的面頰說道。
「對不起啦小詠,我到了人間一趟。」
「人間?我們也想去。下次一定要帶上我們,大家說對不對----」
「對——」白天使們難得整齊地說同一句話。
「小晴,你變瘦了,是不是那些可惡的人類欺負你?」不知何時蹦出來的美女天使眼睛含著淚,捏著晴焱另一邊的面問道。
「沒有啦,只有小獄一個在欺負我而已......」
「喂,別亂說,你這親衛隊可真的會找我算帳的。」獄煉大叫道。
自從上一次晴焱亂說話害得他被白天使教訓了一番後,煉獄再也不敢讓晴焱亂說了。晴焱一副乖孩子的樣子,任誰也不會去懷疑他,而且還會無條件的相信他,可這個大孩子總喜歡闖禍,又喜歡亂說話,爛攤子總要獄煉幫他收拾,害得獄煉可慘了。
打點好一切以后,兩神也各自各回到他們的神殿去,下人間的這段時間堆積了不少工作,再不去處理不知要到猴年馬月才能做得完。
而兩個天使一黑一白的被指派去照顧剛搬進來的小艾。
對了,晴焱最后以猜拳游戲的勝利決定了紅髮嬰兒的名字--小艾。
年齡不過一歲的小艾,連走路也還不會,無時無刻也需要別人的照顧,而可愛的他第一天已經得到整個神域的愛護,成為大家的心肝寶貝。
時間飛逝,眨眼間五年就過去了,小艾已經成為一個能獨立的小孩子了。
聰明的他比所有天使都學得快,在短短五年當中已經能夠熟練的使用中階魔法,趕得上二十歲青年的速度。
雖說有晴焱和獄煉兩神雙重的教導,學得快是肯定的,但這並不是主要的原因,而是小艾被發現那天兩神打鬧的那件「小」事。
人類一旦遇到死亡的危機,內在的潛能便會被激發出來,小艾就是這樣,面對擁有恐怖威力的光之刃和暗藤,沒有一點魔力的他根本承受不了,結果激發潛能成為了這樣的一個天才。
「小獄!長老剛送來一隻256格的儲物戒指哦!而且是隻比我們的只低一個等級的極品哦!」大門被殘暴的踢開,折成兩斷跌下來,一個身影從門後跑了出來。
「小晴,你又把我家的門拆了......這個月的第五遍了。」對著晴焱這個天然呆,獄煉真拿他沒轍。
瞄了一瞄晴焱手上的戒指,獄煉的眼神不由得嚴肅起來,揮手示意在一旁正在讀書的青年退下。
「對不起啦,因為這是很......」
「你想把它交給誰?」獄煉早料到晴焱會說一大堆廢話,便一句打斷了他,帶到最核心的問題上。
「這個嘛......雖然他們的實力差不多,但小艾的年齡......」
「我選小艾。」獄煉果斷的作出了選擇。
「但小艾......欸?你說你要選小艾?」
「嗯。」
房間外,暗處貼緊在門上的眼睛突然瞪的又大又圓,顯然聽到獄煉的話感到十分的驚訝。
「那太好了,我還以為你會選小伊呢。」晴焱終於放下了心頭大石,不禁露出一個放心的表情。
「嗯。伊德雖然很有潛能,但年齡始終比小艾大。而且他從小就被我們寵壞,最近更開始狂妄起來,總要給他一些打擊才會真正的長大。」獄煉小口的喝了一口茶,說道。
一絲哀傷從獄煉的眼堸{過,但他很快便恢复他那冷漠的雙眸,變化快得連晴焱也懷疑是不是自己看錯。
那雙正在偷聽的眼睛從剛才的驚訝變成了一種很複雜的眼神,有失望、有自責、有感慨,但主要都是悲傷的情緒。
獄煉語音剛落,這眼睛便閉起,進入了深層思考。
「我就說嘛,小艾又乖又懂事,從來都不會惹事,而且還比伊德小呢。要不是伊德是你的得意弟子,我才不會浪費時間來問你,直接交給我心愛的小艾。」晴焱的目光從獄煉身上移到戒指上,腦媔}始計算小艾的得益。
可恨……
閉上了眼睛的他皺起眉頭,握成拳頭的手也慢慢收緊。一股名為憤怒的情緒突然在腦袋冒出,迅速吞噬他的理智。
「我家的小艾,可比伊德厲害多了......」
「嘭!」一道關門聲打斷了晴焱激昂的發言。
可惡!你憑甚麼擁有這戒指?你又不是比我強大,又不是有特殊身份只是區區一個比我小兩歲的人類小鬼,算個老幾?我才是那個從小被兩位大人培育的天才,我才是神域堣j家的心肝寶貝啊!
從你來了以后,一切都變了!大家只顧著逗著你。連我的生日會也因你學會新魔法大家要慶祝而搞不成,只有獄煉大人,只有獄煉大人會陪我。但……獄煉大人竟然把戒指給你!太可恨了,實在太可恨了!
衝出神殿的正是晴焱和獄煉話中的伊德,伊德是獄煉從小教導的得意弟子,是本來新生一代堻怞頃蝷O的天使。從伊德來了以后,他的生活完全被改變了,一直支持他、寵愛他的人都跑到小艾的身邊。但過著如此遭遇的他卻并沒有因此而自暴自棄,他一直在忍耐、忍耐,連一句抱怨的話也没有說過,一直拼命的增强,相信自己會以實力搶回一屬於他的一切。
然而,在他實力小有突破的這一天,晴焱拿着戒指來了。平時獄煉和晴焱的對話伊德都能旁聽,這一次獄煉大人卻要他退下,這太不正常了,因此伊德躲在門後,偷聽他們的話,結果就聽到要給小艾極品儲物戒指的事。
其實伊德不是因戒指的去向而生氣,小艾竟然把他最尊敬的獄煉大人給搶走了,這是他亦師亦父、最重要的人,不能就這樣被搶走。
走著走著,伊德來到位於神域中央的生園。
生園位於整個神域的中央,是幾個元素神殿共用的花園。生園埵坁廙籇鞢A終年都開滿了紅紅綠綠的花朵,是天使們放鬆心情和情侶約會的好地方。生園外內圍都有女天使拿著水壺為花兒澆水,在各男天使的眼中,那裡就像是仙女下凡似的。雖說女天使某程度來說就是西方仙女,但這對男天使來說吸引力還滿大的。
而生園最出名的地方就是重生池。重生池顧名思義,就是令人重生的池塘。
在天使的世界堙A最可怕的不是坐牢,而是重生。重生意味著要投胎到人間當人類,當一個低等族群的族人,進入一個勾心鬥角的社會。而且還會失去所有擁有的法力,這對神域的所有生物來說,就像是失去四肢一樣的無助。
所以重生池,就與人間的斷頭臺一樣令人畏懼,被譽為神域的十大酷刑之一。
「這重生池的水快用光了,要找諸神大人來充充水才行。」一個剛完成工作的報告員嘴里唸唸有詞,剛好驚醒了一擦身而過的伊德。
「對啦,只要小艾一消失,一切都能恢复過來,哪怕是獄煉大人,也一定會回來的!」
第二天早,伊德以游玩的理由把小艾約了出來。
「小伊,你好。」小艾踏着小步來到了黑白神殿邊境,與早到的伊德打招呼。
「你好哟,來,我們走吧!」伊德友好的笑著。
兩股笑聲從神域傳出,滲入到世界上每個角落。這天,人間的國家在和諧的氣氛下宣佈暫時休戰,森林堛瘍]獸也沒有侵襲人類國土,一切一切都十分的和平。
小艾兩人從邊境走到長老殿,再把所有的元素神殿游了一遍,最終在伊德的建議下到環境優美的生園吃午餐。
「來,小艾,來這邊坐,這兒的草很軟呀。」伊德揮揮手,讓小艾坐在重生池邊的石頭上。
「哇,上等毛豬排啊。小伊你要吃嗎?這個超好吃的,人生要是吃一次,就真的死而無憾了。」小艾打開晴焱為他特意烹調的便當,看到自己最喜歡吃的豬排時,心裡感到暖暖的,覺得這次可以來遊玩真幸福。
伊德聽到小艾「死而無憾」四個字的時候,嘴角不自覺的揚起了笑容。
「我才不要。人類有一句話,叫以形補形,吃魔獸的那個部位,自己的那個部位就能得到營養補充,我才不需要。」
「我就大方一點讓你吃吧,反正你比豬還醜,給你個機會變帥一點吧!哈哈!」伊德扮了個鬼臉,兩人就在打鬧中消滅了半盒飯。
「哎喲!」伊德吃飽了正要起身的時候,不小心絆倒了,手中的銀叉飛過小艾的頭,掉到水裡去。
「你沒事吧?」小艾放下手上正切著豬排的刀,扶起地上跌得灰頭灰臉的伊德。
一縷淡淡的白煙從池面飄出,正好被伊德銳利的眼捕捉到,他的笑容又深了一分。
「你真不小心哦……嗯?池堳蝏礞F?」看到伊德的目光,小艾問道。
「哦,是你的叉掉了進去吧。看我的,我一定會幫你找到的!」小艾扶起伊德後,一個轉身蹲在池邊,專心的尋找伊德的叉,全然看不見伊德悄悄走進的身影和臉上邪惡的笑容。
「再見了小艾……」伊德嘀咕道,看了一下面前那個還在傻乎乎幫自己找叉的背影,抬起腳對它就是一下狠狠地腳踢。
「啊!——」
噗通一聲,四周都靜了,沒有小艾的救命聲,沒有東西掙扎拍打水面的聲音,一切都靜了。
水面現在平靜的不得了,水裡也清澈的不得了,就像是從未有人掉下去一樣。
唯一出現變化的,就是像剛才一樣有股白煙從水面飄出,只是這次的白煙數量多上了幾倍。
伊德看著自己的眼中釘在眼前消失,心裡的歡喜再也隱藏不了。他撐著腰,仰天大笑起來。


[ 本帖最後由 Aggie 於 2012-11-19 23:18 編輯 ]


Aggie
初心者
Rank: 1

積分 0
帖子 34
BP 0
註冊 2012-10-19
用戶註冊天數 2501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2-11-19 22:21 
112.118.114.217
原來多字系無人睇既

[ 本帖最後由 Aggie 於 2012-11-19 23:06 編輯 ]


ccya03064 (緋夜)
長老
Rank: 7Rank: 7Rank: 7
時代的眼淚

積分 600
帖子 2844
BP 600
註冊 2010-11-25
用戶註冊天數 3195
來自 屯門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2-11-19 22:59 
58.152.175.175
剛看左01,有個不錯的開頭,02我明天先看,是一個不錯的故事


Aggie
初心者
Rank: 1

積分 0
帖子 34
BP 0
註冊 2012-10-19
用戶註冊天數 2501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2-11-19 23:01 
112.118.114.217
謝啦
我會繼續努力的


ghgh8360
高級決鬥者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BS x PAD !!

積分 162
帖子 1067
BP 162
註冊 2012-8-30
用戶註冊天數 2551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2-11-19 23:04 
124.244.68.156
給個讚................


Aggie
初心者
Rank: 1

積分 0
帖子 34
BP 0
註冊 2012-10-19
用戶註冊天數 2501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2-11-19 23:06 
112.118.114.217
:loveliness: :loveliness:

[ 本帖最後由 Aggie 於 2012-11-19 23:19 編輯 ]


Aggie
初心者
Rank: 1

積分 0
帖子 34
BP 0
註冊 2012-10-19
用戶註冊天數 2501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2-12-26 16:14 
119.237.33.149
03
「基兒!快用祥和之鈴!」中年婦人喊道。


現在形勢對他們很不利,三人隊伍對上數量是他們八倍的石甲獅群,而隊伍中只有兩名戰鬥職業,其中還有一名為菜鳥小子。


身為隊伍中唯一的戰鬥人士,拉斯拔出扛在背上的金屬色巨劍,紮緊馬步準備迎戰。
他們原本的計劃是把落單的魔獸逐個擊破,這樣不會驚動到獸群,在人數上三個人對付一隻等級稍微高一點的獅子他們還是能應付得來。


辛辛苦苦找到了一隻落單石甲獅的位置,計劃好全盤計劃開始他們的殺獅之旅,可千算萬算就是算漏了身邊那萬惡的掃帚星。起初一切都很好,跟足計劃行事,石甲獅被拉斯打得滿地找牙。正當他一個鋌刺重傷了石甲獅的腹部,那膽小如鼠的基路竟然被魔獸的痛嘯聲嚇到,閉上眼睛就是亂扔一個範圍攻擊,驚動了四周的其他石甲獅。


拉斯這時終於明白什麽叫做「不怕神一般的對手,只怕豬一樣的隊友」,一個基路就打亂了他整整想了一晚的戰術。


可最可惡的是,他從沒想過要去補救自己闖的禍,就像木頭似的看著石甲獅的包圍網慢慢縮小。


「你還在呆什麽!想害死你老子嗎?」拉斯恃著手中巨劍的特長攻擊範圍,獨自一人硬是扛住了正前方的三隻石甲獅,但隨著他身長的傷口越來越多,恐怕很快就會撐不住。


中年婦人握緊拳頭,用力之大手臂上青筋暴起,她恨不起衝上前拯救身前那揮著劍的人。尋根究底是她對兒子的監管不足害得整個隊伍都面臨危機。


可是她只不過是一個藥師,她根本什麽都做不到,魯莽的衝上去只是在送死罷了,連擋也擋不了石甲獅的一下攻擊。
「吼——」一聲低沉的時候從樹叢傳出,一雙睿智的眼睛凝望著前方的戰鬥。沼澤術!


拉斯腳下一米直徑範圍內的地面變成了糊狀物體,拉斯踏在地上的腳一下子使不上力,深深地陷入泥糊中。


石甲獅見狀立即向拉斯撲去,趁沼澤術的效果還在,先解決這的行動不便的,再慢慢品嘗後面兩個。


石甲獅掌上的利爪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亮,鋒利程度怕是面對堅韌的牛皮也能輕易劃開。


「可惡!」此時的拉斯已經完全放棄了攻擊,將氣力花在防禦上,把巨劍舉到頭上抵擋獅群的襲擊。


一敵眾的戰鬥以硬碰硬對抗方式顯然是不智的,一個人不可能擋住所有的攻擊,只有避開大部份攻擊才會有反擊的機會。不過現在雙腳被鎖,就算方法是多愚笨都只能這樣硬擋。


「只要沼澤術的效果時間一過,局勢一定會有所轉變,到時只要找到適合的時機,就可以反敗為勝!」拉斯心想道。


石甲獅群的攻擊十分的直接,從前後左右上各個方向撲向拉斯,鎖死他所有逃跑的路線。爪刃與巨劍的碰撞不斷,發出連串「吭吭吭」的聲音。


「還有兩秒……效果就會消失!」拉斯的嘴唇都被牙齒咬得出血,舉劍的兩隻手都麻了,唯一繼續支撐他的是他作為獸者的生存意志。


要麼死,要麼就擋住攻擊!


拉斯已經沒有力氣去提醒後方的輔佐職業為他加上狀態,只能望中年婦人能成功令基路施法。


中年婦人也知道自己的角色,除了催促兒子基路施法外,一直都有留意前方的戰鬥。
只見拉斯一次又一次擋住石甲獅群的撲擊,身體雖然沒有被直接擊中,卻被石甲獅的衝擊力壓入沼澤堙A而沼澤卻沒有絲毫要消失的跡象。


「奇怪了,明明沼澤術得效果已過。爲什麽還……」


沼澤術只有六秒的效果時間,不可能有特例。而且從拉斯同樣疑惑的表情可以知道自己並沒有數錯,六秒已經過去了,但沼澤沒有消失。


難道不是沼澤術?……


「對了,是淺沼術!拉斯,快離開沼澤!」中年夫人驚呼道。


是淺沼術!她恨自己爲什麽這麼遲才發現是淺沼術而不是普通的沼澤術,要是她一開始有留意沼澤的深度就會知道這是淺沼術。


淺沼術是和沼澤術相近的技能,與沼澤術一樣會令指定目標的地面變成小型沼澤,以黏糊糊的泥漿妨礙目標的行動。但淺沼術的深度卻比沼澤術的淺很多,只能覆蓋半條小腿,而且深度還會隨時間變淺,不像沼澤術一般從開始到結束都維持半米深。


但也難怪中年婦人會忽略它,淺沼術不但技能等級低,實戰得效能也同樣的,因此近十成獸者都不會選擇這個技能。


而淺沼術唯一一項比沼澤術更勝一籌的是效果時間。沼澤術的效果時間是固定的六秒,而淺沼術則是以沼澤深度為零之時為效果結束。即是說,理論上淺沼術的效果時間的上限為「無限」或者是「沒有上限」。


淺沼術是獸者公認為「無限雞肋」之一的技能,是一項被認為絕對雞肋的技能。


淺沼術沒錯是可以無限存在,但卻是需要外力將目標不斷壓入沼澤才可行。因為沼澤術的「隨時間變淺」的特性是絕對成立的,無論是多重的物體,一旦掉進沼澤範圍都會因沼澤變淺而慢慢被推出。


永久存在的情況只有不斷使外力將目標壓入沼澤才能出現的。要是在戰鬥中,有誰會特意花時間氣力扛著目標的近身攻擊將他壓入沼澤?要是單對單還好,要是對方有其他的幫手的話,恐怕你的淺沼術剛完成吟誦,對方也就已經把你給殺死了。


反過來要是使用的是沼澤術,趁目標與沼澤糾纏之時,六秒的時間也夠你吟誦幾個初級魔法把它磨死了。


不過沒有獸者選擇它不代表沒有魔獸懂得這個技能。石甲獅就是其中一個懂得的獸群,牠們巧妙的利用了淺沼術「永恆」的特性,就把拉斯壓入沼澤中,誰叫牠們人(獅)多,也不介意慢慢的磨死他。

[ 本帖最後由 Aggie 於 2012-12-26 16:28 編輯 ]


Aggie
初心者
Rank: 1

積分 0
帖子 34
BP 0
註冊 2012-10-19
用戶註冊天數 2501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2-12-26 23:29 
119.237.33.149
沒人看我就不在這裡Post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