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U.S終極兵器---獵鷹
kyron123 (皓怡淼流)
見習決鬥者
Rank: 2Rank: 2

積分 430
帖子 237
BP 430
註冊 2010-2-19
用戶註冊天數 4076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3-1-25 19:44 
116.48.18.39
分享  私人訊息  頂部
第一季
第一話:新生---斑與獵鷹#4
第二話:由衣的過去#5.
第三話 蒼嵐VS獵鷹#7.
第四話 冷血由衣#9
第五話 戰場的女武神#10
第六話 競賽之禍
第七話 神秘的參賽者
第八話 我們的秘密基地.
第九話 毀滅者(上)
最終話 毀滅者(下).

第二季
第一話 邀請
第二話 馬斯方塊
第三話 叛逆九尾
第四話 戰爭天使
第五話 計劃
第六話 第三次津會戰役.
第七話 市亂
第八話 革命
.
第九話 獵鷹(上)
最終話 獵鷹(下)
故事背景:
不知何時開始,這個世界分成了兩大陣營,馬斯與奧寧,兩者之間互相猜疑,但馬斯陣營較多人支持,導致奧寧在政場上節節敗退。雖然兩者水火不相溶,但卻沒有發生任何戰爭。
三十年前,奧寧引發了一件終極兵品ULTIMATED SUIT,簡稱U.S.,這個兵器是一座10X4M的機械人,搭載士兵,由機動性強,馬斯的戰鬥機跟本無法擊落這兵器,被壓倒了。不過,翌日,馬斯亦引進了U.S.,雙方再度陷入僵持的局面,慢慢地,兩者之間已忘記了最初的信念,只是為了運用U.S.來攻擊對方,互相侵略,甚至殺掉對方領土中的平民。現在,U.S.除了最初的型號外,還開發了兩台獨特的型號----獵鷹,蒼嵐,不過這兩台機體對機師的要求很高,相信只有小數人方能駕馭。究竟這兩台劃時代的機體能否改變這場戰爭?能駕馭機體的機師與開發者又發生了什麼事?

[ 本帖最後由 kyron123 於 2014-3-17 12:04 編輯 ]


無頭像
badmeetevil
見習決鬥者
Rank: 2Rank: 2

積分 170
帖子 231
BP 170
註冊 2012-11-22
用戶註冊天數 3068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3-1-25 20:33 
183.178.69.224
gundum ?????????


K-on (~咚咚~)
專業決鬥者
Rank: 5
偽.長老

積分 1233
帖子 3944
BP 1233
註冊 2011-1-5
用戶註冊天數 3755
來自 動漫世界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3-1-25 20:38 
119.246.81.5
高達....-.-?


kyron123 (皓怡淼流)
見習決鬥者
Rank: 2Rank: 2

積分 430
帖子 237
BP 430
註冊 2010-2-19
用戶註冊天數 4076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3-1-29 23:49 
112.120.180.231
第一話  新生---斑與獵鷹
    這裡是加勒比海的上空,大約有二十多台U.S.在互相開火,不時傳出爆炸聲。
      熊熊的火光彌漫著整個天空了約半小時,突然來了台機體,這就是榎木斑的指揮官機---扎克特指揮官機,和別的小兵機體並沒有什麼不同,只是用以識別指揮官罷了。
      但他的出現,立刻扭轉了局勢,敵方機體手持的槍都被斑的雷射槍擊落,班立刻衝上前,用小型軍刀把敵方機體的雙臂砍下來,十多台的機體只好返回基地。
      正當斑指揮的機體想追下去的時候,斑立刻伸出機體的右臂示意----我們走吧。這就是斑對於戰鬥的宗旨---解除武裝。
      
      這是位於東京的地下研究所於地面的測試場,在地面只有一片空地與兩個倉庫,而這裡便正進行新型機體---獵鷹的測試,測試的駕駛員是王牌機師---斑。
     「試試看,同時擊中十個目標吧!」
      斑從無線電接收這個指令後感到有點驚訝。
     「開玩笑吧!這可能麼?!博士。」
     「以獵鷹的性能同時擊中一百個也不成問題喔!」
     「那…那我做就是了。」
      獵鷹從腰間抽出兩把雷射槍,一迅間,連開了十槍,靶子立刻被貫穿。
     「真的耶!這機體有如此強大的性能,真是意想不到。」
     「你的駕駛技術也是出神入化喔。其實我想也想不到只用了5%的輸出力就有如此的效果。你先下來休息一下,接下來我想進行另一台新機體---蒼嵐的測試,休息以後到另一個倉庫吧。我先下去研究室準備一下。」
      斑把獵鷹駛到倉庫後,被斑稱為博士的男子亦從倉庫中連接著地下研究室的通道走了進去。
      而斑從獵鷹下來了,望了望這台機體,黑色的人形身驅,兩塊巨型鋼板裝成了一對黑色的翼,猶豫一隻鳥人般。

      斑走了出去,向另一個倉庫進發。
      這是什麼聲音?腳步聲?這時斑好像意識到什麼。
      有人向斑開了一槍……落空了。而斑知道他正從兩個倉庫之間的小巷跑了過去。於是迅速繞了個大圈,從背後突擊。
      真的,斑的計劃成功了。為了檢查斑是否還在,他向兩邊望了望,斑隨即抽出腰間的手槍,槍口緊貼著他的背部。
      這個人應該是個女子,斑在背後看見她擁有一把長長的黃色頭髮,扎起了馬尾,散發出一種玫瑰香,穿的是深綠色的緊身機師服,雖然斑沒能看清她的正面,但他猜想是個女的。
     「來這裡幹什麼?」
      她應該嚇呆了,全身都在顫抖著,斑推想應該是個偵察人員,但並沒有開槍。
     「你殺了我吧!」
      這是把柔弱的聲線。斑也呆了一呆,想不到派了一個女子來偵察。不過,不知應說斑是傻的還是是個聖母。
     「我是問你,你來這裡做什麼啊?對不起,剛剛粗魯了點。」
      斑把他的手槍放下來。
     「我想要這裡的地圖。」
      斑粗略地把地面的地圖畫在衛生紙上,放在地上。
     「這裡將要進行新型機體的測試,你也快點離開吧!」
      正當那名女子向右轉,斑便向她的左邊走,她完全看不到斑,但斑離開巷子後轉過頭來,細視她的動作,原來她一轉身並不是想要地圖,是用槍指著斑剛剛所在的位置。
     「原來她是想殺我多過想要地圖!」
      斑微微笑了出來,步進蒼嵐的倉庫裡。


      這還好,拿取了情報,也算是向恩人交代了。這名女子駕駛著這部賈斯二型返回距離這裡只有五公里的日本基地。
     「他是個怎樣的人?剛剛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他能無聲無息地伏擊我然後又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離開呢?」
      這些都是想也想不通的迷,她感到有點懊悔,為什麼想殺了那個給我情報的男人?雙手在抖擻著,感到一點點犯了罪。
      回到基地後,有名通訊仕上前傳了句話。
     「安藤由衣,長官在找你,發點前往司令室。」
      他口中的長官就是高橋大木,那就是我的恩人,是從戰火中救了由衣的男人,她馬上便到司令室,把剛剛收集到的情報告訴他。
      「長官,剛剛我到了敵方研究所進行……」
       他一巴掌打了我一下,我的臉突然紅了許多,不禁叫了一聲。
      「太慢了!做事可不可以快一點。快把你收集了的情報告訴我。」
      「敵方研究所裡正進行新型機體的測試,而我收集了機體存放的位置,在我潛入其間並沒有什麼介備……只是……還是沒什麼,這不重要。」
       他用食指托起了由衣的頭。
      「你不想說我也不會逼你,但係給我知道你在隱瞞什麼,我就殺了你……既然知道對方正開發新型機體,那便領兵去搶吧!快點去。」
      「是,長官。」


      「這次一定要搶走敵軍研發的兩部新機體!」
      「是的。」
      「斑,敵軍好像有五部機體正起研究所的方向前進,蒼嵐的準備還沒完成,用獵鷹還擊吧!順道測試獵鷹的格鬥能力。」
      「難道是……沒什麼,博士,要用上100%的輸出力嗎?」
      「當然用5%便好了,用100%會波及研究所的。」
       在北方,有五台機體來,分明是兩部以長槍為武器的格鬥機和兩部手持步槍的機體,還有一部是由衣駕駛的賈斯二型指揮官機,而研究所的空地獵鷹亦已待在這兒。
      「上吧!長槍左右夾擊,步槍在後方支援。」
       獵鷹沒有即時的反應,先是獵鷹左方的長槍刺過來,獵鷹向後避開,用手捉著長槍,搶了過來,用長槍斬下了從加方攻擊的長槍柄。獵鷹立刻把手上的長槍折斷。
      「原來獵鷹的性能在格鬥上也這麼好,研究時還只以射擊為主呢!」
      「博士,你……你……你是想我送死嗎?知道獵鷹是遠程機體你還……」
      「才沒有,你現在的戰後也不就是壓倒的嗎?」
      「你……遲些才會你計較。」
       兩台機體失去了武器的話,對於由衣來說只有自己和兩台持有步槍的機體能作戰。
       由衣拿起了機體腰間的長劍,機體飛向獵鷹,進行連串的攻擊,但獵鷹卻巧妙地回避下來。
       對於斑來說,先解決的應是兩台持步槍的機體,所以他駕駛獵鷹衝到兩部持步槍的機體前,呆了下來的兩台機體不知如何時好,在他們用步槍指著獵鷹的時候已經太遲。
       獵鷹兩手把兩支槍互相指后對方,過了沒多久,兩支槍抵受不了衝擊而爆炸了。
      這下給由衣很大的壓力,因為現在只有她能夠戰鬥。
     「撤退吧!這裡有我頂住。」
     「但是……」
     「這是命令!何況沒有人在這裡頂下來,你們怎離開呢?」
      其實由衣是知道獵鷹上的駕駛員是斑,從不殺人,只是解除武裝,因為在斑給她的情報上列明了測試員以及開發者。
      由衣的賈斯二型拔起的長劍在獵鷹的正上方砍下去,當然砍不中,獵鷹單手按下賈斯二型在地上,此時賈斯二型立刻站起來兩手抱著獵鷹。
      「再見了,恩人,我不想再回到奧寧軍,不想忍受著天天被打的生活,這個世界亦沒有能容下我的地方。再見了。」
       由衣啟動了自爆系統,說這話時淚水流下來了,應該是忍受不了死亡的衝擊,因而暈了過去。
      「笨蛋!你在幹什麼?」
       斑意識到賈斯二型啟動了自爆系統。
      「這個人想而自爆系統來破壞獵鷹,這是不可能。在研究時我也考慮過這點了。」
       斑沒有回應。
      「注意,注意,獵鷹輸出率由5%提升至75%,注意機體能力和速度的轉變。」
       斑把獵鷹的輸出率提高,把賈斯二型甩開,用機械臂強行打開在機身的駕駛倉,小心翼翼把駕駛員拿了出來,便轉身,減低爆炸對駕駛者的衝擊。
       「他自行啟動自爆系統,為什麼要救他呢?」
       「我不容許在戰場上有人犧牲,而這只是測試,更不容許。」
       「斑,這個心態在戰場上不可取,你對敵人仁慈,即是對自己不好,這你不知道嗎?」
       「博士,你是不會明白我在想什麼的了。……剛剛的事還沒有解決,你為什麼叫我測試射擊機的格鬥能力,而且還是在五台機體夾攻的時候。」
       「呃,這點就……你不還是擊退敵人了嗎?」
        獵鷹駛到倉庫後,跪下來放下由衣,斑也下來了。
       「博士,研究室裡應該有客房,對嗎?」
       「是啊,難道你是想……」
       「就是你想的那樣。」

[ 本帖最後由 kyron123 於 2013-1-29 23:55 編輯 ]


kyron123 (皓怡淼流)
見習決鬥者
Rank: 2Rank: 2

積分 430
帖子 237
BP 430
註冊 2010-2-19
用戶註冊天數 4076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3-6-4 21:04 
116.49.12.124
.       這裡是新型機體研究所中的客房,房間裡的格局和酒店的房間沒什麼兩樣,在六尺床上,一名少女正睡著。博士與斑則站在床的旁邊聊天。
    「博士,她真的沒有事?她已經昏迷了兩日了。」
       「沒有喇!只是太累才睡了這麼久,雖然這個女生也挺漂亮,但我還是不明白為何你會這麼緊張。」
       「正常看到一個人昏迷這麼久,也會替她擔心啊!」
        「嘿嘿,我覺得你還是喜歡了她。」
         博士偷偷地笑了一下。斑沒有回應而且耳朵紅了些。
        「真的嗎?我只是說笑而已。」
        「這一點也不好笑。」
        「我先出去罷了,這兩日來的測試,蒼嵐的表現一直比預期差,看來還是要多調整才能夠發揮到蒼嵐真正的能力。」
        「其實會不會是我的能力還沒有足夠駕馭蒼嵐?」
        「如果你也駕馭不了,試問誰可以駕馭呢?」
        「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就這樣吧,等一回兒再見。」
         斑坐在床上,看著這名少女,似乎感覺到她有些特別原因所以才會自殺。斑非常好奇,但少女始終沒有甦醒。
         
         過了兩小時,斑再度測試蒼嵐,可惜的是,測試蒼嵐所得的數值還是較預測的差許多。
         斑再次回到少女睡著的房間。而少女剛好在此時醒了。
        「這裡就是死後的世界?」
        「不是,你還沒有死。這裡是馬斯軍研究所裡的客房。」
        「馬斯軍…」
         看來少女終於恢復意識,她看到有名男子穿著馬斯軍的機師服正在的自己身旁,於是立刻下床。床邊的桌子上剛好有個玻璃杯子,她打破杯子,用玻璃碎片刺向他。
         「等等,不要這樣。」
         斑躲避少女的攻擊,但少女卻把碎片直指自己脖子。
         「對不起。」
         斑意識到她又想自殺,立刻伸出右手,用力扭了少女緊握杯子碎片的那隻手,碎片除即掉在地上。
         「笨蛋,為什麼三番四次尋死?在U.S上啟動自爆裝置,如今又想用玻璃碎片自殺。」
         「U.S的自爆裝置……就是你把我在U.S上救出來的嗎?」
         「獵鷹上的機師就是我,我就是把你救出來的人。」
          這名少女顯得有點激動。
         「那你為什麼要救我?這個世界我已經沒有可以依賴人,我只想從這個處景中得到解決。」
          斑終於知道了少女自殺的原因,卻令斑感到非常疑惑。
         「就是這個原因?能否再說多點給我知道?」
          少女知道斑並不是壞人,又希望可以與人分享自己的事。
          斑從她的眼神知道她正要和自己講出自己的往事:
         「看你的手都流血了,讓我來幫你包紮,坐回床上吧!」
          斑房間裡的衣櫃拿了個醫療箱下來,為少女的手綁上繃帶。
         「所有的事要從津會戰役開始說起……」

          這裡是津會,一個晚上,馬斯軍與奧寧軍之間發生了一場大型戰事。
         「由衣,你在這兒躲著,我和媽媽一起出去看看發生什麼事。記得千萬不要走出來。」
          由衣躲在家裡的一個衣櫃內,等候爸媽的回來,但是……
          過了沒多久,由衣聽到爆炸的聲音,接著便聽到一聲慘叫。
          由衣的好奇心驅使她走了出去,就在家的門外,她看見了自己父母的屍體。
          這時由衣感到無比的傷感與恐懼,對於只有六歲的她來說,或許是個沒法承受的衝擊。
          「你們叫我躲起來,我便躲起來吧!」
           由衣的淚水流下來,就在此時,她終於知道戰爭的殘酷,把門鎖上後便回到家中的衣櫃內。
          砰!
          由衣家的門被破開了。
         「在這裡查查看,看一下還有沒有生還者。」
         「是的,長官。」
          由衣剛剛看到了父母被殺,害怕自己也被殺,感到十分畏懼。
         「千萬不要找到我。」
          但衣櫃就在沒多久被打開了。
         「不要,不要殺我。」
         「長官,這裡有個小孩。但她好像驚嚇過度。」
         「是嗎?讓我來看看。」
         「不用怕,我們是來救你的。」
          那名長官用手安撫由衣。
         「你們真的不是什麼壞人?」
         「我們不是壞人。來,告訴叔叔,你叫什麼名字?」
         「我的名字叫安藤由衣。」
         「由衣啊!真是個好名字。跟我走吧!這兒十分危險。」
           於是,由衣便跟了那名長官上了一台U.S回到日本基地。
           
         「津會戰役……我的父母也是在這場戰事中喪生的。」
          斑不自覺地說了句話。
         「對不起,打斷了你的說話,你繼續說下去吧!」
         「然後,那名長官一直也十分照顧我,幾乎有空閒時間,就來休息室看我,和我玩,即使有其他人反對,他也不會理會他們。」
       「看來那名長官也挺照顧你。」
       「但是……就在我十五歲生日當天,他邀請我加入軍隊,並當上戰鬥指揮官及偵察人員。當時我為了報答他的恩情,決定加入軍隊。過了沒多久,他無論我做得好與壞,也會發洩在我身上。過了一年多,我覺得自己不能夠繼續信賴他,如果不是我在軍隊裡有出眾的表現,或許他已經把我殺死。」
       「那軍隊裡其他人對你也是……」
       「沒錯,除了在例行集會和戰鬥外,他們都會排斥我。這種生活真的很辛苦,如果我脫離軍隊,我也不知道往那裡,所以我最後決定…決定自殺。」
       「笨蛋!」
        斑捉著少女的雙臂,顯得有點激動。
       「如果只是因為沒有人可以依靠,沒有地方容身便自殺,實在太魯莽了,那麼…那麼就這樣吧!在你的手痊癒之前,就先待在這裡,依……依靠我吧!」
       「謝謝你。」
        少女的淚水不知為何流下來,俯身靠著斑。
       「談了這麼久也沒問你的名字,我是榎木斑,叫我斑便可以了,這段時間便多多指教。」
       「我叫安藤…由衣。」
        由衣有點害羞地對斑說。
        咕嚕咕嚕……
        由衣的臉漸趨泛紅,斑突然笑了起來。
       「餓了嗎?也難怪的,你睡了足足兩整天,吃什麼?我弄點給你吃。還有,衣櫃裡應該有可替換的衣物,不用再穿這緊身又不舒服的機師服。」
       「呃……我想吃壽司。」
       「等一下,很快就到。」
        斑過了沒多久再度返回房間裡,端著一碟壽司,碟上有不同的款色,包括:三文魚、玉子、紫菜等等。
        斑把碟子輕輕放在桌子上,但已經換上一件白色毛衣和短裙的由衣並沒有開動。
       「怎麼了,不合你的餵口嗎?放心,沒有毒的。」
       「不是啊,但是……」
        斑看到由衣凝視著自己受傷的手,明白由衣想自己餵她吃。
       「我明白了,先吃哪一個呢?」
       「我想先吃玉子壽司。」
        斑拿起壽司,慢慢地放入由衣的小嘴裡。這時候斑和由衣的臉都紅了起來。
       「我吃飽了,真的很好吃,謝謝你。」
       「不用謝,這段時間,如果覺得悶的話,可以到研究所內走一走,我也會多抽空陪你談天。」
       「好吧。」
        
        斑每天都為由衣準備早、午、晚三餐,在蒼嵐測試失敗後便會和由衣談談彼此間的往事。如是者,過了一個星期。
       「由衣,早安。」
       「早,斑。」
       「應該可以除下繃帶了。」
        斑把繃帶小小翼翼的拆下來,放在桌子上。
       「對不起,我要進行機體的測試所以今天的早餐就……」
       「我明白的,公事先辨。」
       「那我先走了。」
       「等一下,斑……」
       「怎麼了?由衣。」
       「其……其實,為什麼你要對我這麼好?我一直不明白。」
        由衣不好意思地問斑。
       「這個問題……那你又怎樣看?」
       「如果當初救我,是不想我死,這點我能夠理解,但是你又沒有必要為一個敵人做到這麼好。如果是要俘虜我,無論是真是假也不需要會我說這麼多。如果要放我走,可以立刻送我回去。如果是……」
       「由衣…」
       「怎麼了?」
       「我的目的是想俘虜你。」


ree978 (Li ming xin)
見習決鬥者
Rank: 2Rank: 2
ree978

積分 52
帖子 167
BP 52
註冊 2012-2-25
用戶註冊天數 3339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3-6-4 21:20 
183.179.109.208
加油...希望可以ㄧ直看到完結果幕..


kyron123 (皓怡淼流)
見習決鬥者
Rank: 2Rank: 2

積分 430
帖子 237
BP 430
註冊 2010-2-19
用戶註冊天數 4076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3-7-1 22:46 
116.48.18.105
第三話 蒼嵐VS獵鷹
        斑和由衣說的那一句:「我的目的是想俘虜你。」讓整個房間突然變得寂靜無聲。
        由衣錯愕地從椅子站了起來,以驚慌又帶有一點疑惑地看著斑。
        怎麼能說出口呢?那種事怎麼能夠說出口呢?
        不對,我記得小時候和一個人說過……
        但那只是小時候的約定,長大以後,大概就會忘記,性質和場合也差太遠了吧!
        等等,由衣可是奧寧軍的軍人,這種事萬萬不可,現在兩軍水火不熔,被發現的話,不單只我,就連由衣也會被處以流放,甚至是死刑。
        而且被艦長發現的話,這種刑罰更是在死刑之上。
        但、時到如今,由衣也在馬斯軍的研究所休養,所以應該沒有問題。
       其實這些不是關於隸屬不同軍隊的問題……
       斑的內心不斷掙扎著,究竟自己該不該,不對,是能不能和由衣說。
       對於一個處於戰亂,而且只是小時候說過這種事一次的斑,應該是難以啟齒。
      「無論是俘虜也好,抑或是另有目的,我也會相信你,斑。因為我、我喜歡你。」
       由衣突如其來的告白,使斑的心差一點要蹦出來。
      「呃……那個、該怎麼說呢?由衣,我想你一直留在這兒。」
      「當然可以,你不是說有些事要做嗎?」
      「嗯!我現在就去。」
       斑的常常戴著的耳機傳來上野銀,馬斯軍研究機體的博士──銀的聲音。
      「我什麼也聽到!想不到你竟然說出那種事,『我的目的是俘虜你』『我想你一直留在這兒』哈哈。」
       銀用一把非常肉麻的聲線重覆斑的說話。
      「可不可以不用那種聲音重覆我的話呢?」
      「不行,這樣很有趣,哈哈。」
      「別再鬧了!」
      「這樣就生氣了,真不像你,果然你還是喜歡由衣,哈哈。既然你說這些話,由衣應該在你的身旁,對嗎?」
      「對……不是,我只是說由衣在我身旁而已。」
      「我明白了,雖然上一次,獵鷹以壓倒性的力量打敗賈斯二型,但由衣對於蒼嵐的適性可是高過斑……」
      「等一下,你是何時知道的?」
      「由衣睡著的時候。」
      「你該不會……」
      「才沒有,我喜歡的人一直只有裘里,我也只會和裘里做……不對,總而言之,我希望由衣能幫忙測試蒼嵐。」
       銀的無線電通信就此掛斷,斑低頭思索了一會,然後問由衣:
      「由衣,可不可以請你幫忙測試蒼嵐呢?」
      「沒問題,但真的可以嗎?我是奧寧的軍人。」
      「既然銀也這麼說,應該沒有問題,我們一起去吧!」
      「我想牽、牽手。」
       斑毫不猶疑,牽起由衣的手。
       心跳加速,令斑的臉上不自覺地泛紅,這個情況同樣發生在由衣身上。
       斑和由衣的眼神不敢與對方交接,只是偶爾會偷看對方的側臉,但隨即別過頭去。
       直至走到蒼嵐的機體倉庫,斑和由衣的手才分開,而且微微的溫暖還殘留在他們的手心。
      銀早已在蒼嵐的機體倉庫裡等候他們。
      原本蒼嵐和獵鷹存放在不同的機體倉庫,而今,兩部新型機體卻同時在蒼嵐的機體倉庫內。
     「由衣,這次應該是我們第一次見面,我是上野銀,馬斯軍機體研究博士,叫我銀就可以。斑應該提及過,有關測試蒼嵐的事。首先,我略為介紹蒼嵐究竟是哪樣的機體?蒼嵐是一台近戰機體,唯一搭載的武器就是右手的蒼海巨劍,要怎麼利用這把劍是操作蒼嵐的關鍵,沒有蒼海巨劍的蒼嵐仍舊可利用優秀的機動性和防禦力,近距離格鬥,獵鷹和蒼嵐在設計上原是共同作戰的機體,所以蒼嵐並沒有搭載任何遠距離武器。而我想由衣駕駛蒼嵐和獵鷹對打,作為是次測試的內容。」
     「博士,等一下,要我駕駛獵鷹和由衣對打?不可以,絕對不可以。」
     「放心吧!斑擔心的應該只是怕由衣會受傷而已,如果是這種程度,絕對不會發生,況且我又不是叫你用100%來對打,只是5%,換兩機的防禦力,只是5%絕對不會對機體構成任何威脅。」
     「我沒有問題。」
     「既然由衣都這麼說,我也沒有理由反對。」
     「那麼你們準備一下,斑,你和由衣一起去換機師服。」
      聽到「一起去換」這四個字,斑的心情剎那間緊張起來,斑按著自己的左胸,反覆地喃喃自語:「別緊張、別緊張、別緊張……」
      斑帶領由衣前往位於地庫一樓的機師更衣室,更衣室的空間非常大,面積有操場那麼大。
      這個操場般大的更衣室,陳放了數十列儲物櫃,每列儲物櫃存放了不同的大小的機師服。
     「換好機師服後,我們在門外等。」
      斑和由衣同時進入更衣室,當然儲物櫃會遮擋彼此的視線,斑才做出共同換衣服的決定。
      當斑換上機師服後,便拿著頭盔,到更衣室門外等由衣。
      不久,由衣也換上機師服,從更衣室走出來。
      緊身的機師服凸顯由衣的身體曲線,黃色長髮襯托著白皙的面頰,完美少女身材讓人感到弱不禁風,完全感覺不到軍人應有的氣勢。
      由衣換上機師服的樣子使斑愣住了。
     「怎麼了?」
     「沒、沒什麼,我們快走。」
      
      這是位於東京的地下研究所於地面的測試場,是次測試命名為「獵鷹VS蒼嵐」。
      斑和由衣分別登上獵鷹和蒼嵐,在測試場上等候銀的命令。
     「為了成功收集數據,斑不需要以解除武裝為目的,而是盡力打敗蒼嵐。由衣也是一樣,盡力打敗獵鷹就好,不要因為斑是自己的未婚夫就讓步喔!現在,測試開始。」
     「斑是我的未婚夫……」
     「博士!你說什麼啊?」
      銀只是從無線電中竊竊笑,然後說:「測試已經開始了。」
      斑和由衣立刻平伏心情,開始獵鷹和蒼嵐的對打。
      蒼嵐首先發動攻勢,往獵鷹的方向揮動蒼海巨劍。
      正當蒼海巨劍揮向地面的瞬間,斑看準這個破綻,往蒼嵐發射三槍。
      蒼嵐立刻重整姿勢,用巨劍防禦這三槍,擋下射擊後,再次飛向獵鷹,完全不給獵鷹有遠距離作戰的機會。
      斑知道獵鷹雖然在整體的機動力上,獵鷹一直佔上風,但如果整體數值是5%,兩者的性能就會大致相同。(註:一百和八十相差二十,但五和四只相差一)
      斑還記得獵鷹的近距離作戰並不弱,所以決定接近蒼嵐,並找機會使出「零距離射擊」。
      獵鷹而稍為勝出的機動力,向蒼嵐發動拳腳攻勢,可是沒有命中蒼嵐。
      如此同時,蒼嵐的巨劍攻擊也落空了。
      兩台新型機體的戰鬥持續大約十分鐘,還沒有任何結果。
      不知是由衣的反應神經慢了許,還是斑找到沒有規律的防禦和攻擊的破綻,終於向蒼嵐射出「零距離射擊」。
      但是,沒有發出任何擊中機體的聲音。
      仔細一看,蒼嵐的左手拗著獵鷹射出「零距離射擊」的右手,讓「零距離射擊」偏離預定的軌道。
      蒼嵐立該用蒼海巨劍砍往獵鷹的頭部。
     「測試結束!勝利者為安藤由衣的蒼嵐,你們先把機體停泊在倉庫內,然後去我的研究室,我有些事想和你們說。」
      
      斑和由衣換好機師服,就來到位於研究所地庫二層的研究室。
     「由衣,可不可以請你成為蒼嵐的機師?」
     「博士……不對,銀,絕對不可以,不可以讓由衣上戰場,這是好朋友之間的請求。」
     「我當然也不想斑的……由衣上戰場,但除此之外,再沒有任何人選,能夠駕馭蒼嵐,世間上,據我所之,只有三個人,第一個是由衣,其餘兩個你也知道的,第二個,公平對打還是可以的,但對於戰場,則有恐懼症,第三個,在津會第二戰役後失蹤。你要知道蒼嵐不是任何人也能駕馭的機體。」
     「這一點,我完全明白,但……」
     「如果銀的目的是想我加入馬斯軍,我不會反對,只要能和、和斑一起就好。」
     「由衣,不是說這些話的時候,上戰場始終會有風險,就算蒼嵐的性能有多好,也免不了會發生意外,所以……」
     「不用擔心,銀也說過,獵鷹和蒼嵐是共同作戰的機體,只要斑一直掩護我就不會有問題。」
     「但、你認為可以倒戈與奧寧作戰嗎?」
     「嗯!只有這麼做,馬斯才會包容我這個奧寧的軍人,而且我對奧寧並沒有絲毫留戀,所以不會有問題。」
     「既然由衣都這麼說,就決定讓由衣成為蒼嵐的專屬機師吧!」
     「等等,博士,你想怎樣和艦長解釋這件事?」
     「呃……」
      即使銀和斑都不反對由衣成為蒼嵐的機師,要向其他馬斯軍的人解釋「我要讓奧寧的軍人成為蒼嵐的機師」這件事實在太難。
      無論銀和斑都相信由衣,馬斯軍的人還是不會相信由衣。
     「好吧!這件事明天再說,反正獵鷹和蒼嵐並不急於投入戰線,當我們想好萬全之策才和艦長交代,你們也早點休息。」
      
      翌日,斑戴上無線電耳機後,就走到由衣的房間。
      但由衣已經不在房間內,而且房間凌亂得很,斑正幫忙收拾房間的時候,就傳來銀的無線電通訊:
     「由衣在哪?是不是在房間內?」
     「我不知道,但一定不是在房間內。」
     「她有沒有說過要去哪?」
     「沒有。昨天離開研究室後,由衣說她很累,所以想早點睡,我也沒有去打擾她。」
     「她何時起床?日常生活如何?有沒有半夜上廁所的習慣?」
     「博士,你怎麼了?好像在盤問由衣似的。」
     「我問你她何時起床?日常生活如何?有沒有半夜上廁所的習慣?」
     「你幹嘛了?」
     「我問你她何時起床?日常生活如何?有沒有半夜上廁所的習慣?」
     「由衣通常六時半起床,直到八時也會待在房間裡寫日記,這是由衣的習慣,早上才來寫昨天的日記,其餘大多數時間都是我陪著她的,而在測試的時間,她就會選擇洗澡或是睡覺,至於半夜上廁所的習慣,我當然不知道。這個回答,你滿意了嗎?」
      斑不屑銀一直問自己這麼多有關由衣的事,所以一口氣把由衣的習慣和生理時鐘全都告訴銀,但說完後,卻感到有點對不起由衣。
     「臭女人!八時正,她為何不在房間裡?」
     「我想是找東西吃,昨天應該沒有吃晚飯而已,違反生理時鐘的人,不至於說由衣是臭女人,而且你到剛才一直問有關由衣的問題?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那個臭女人偷走了蒼嵐,我還一直相信她,真是愚蠢。」
      「怎麼會……」
       斑用力拍打正在為一個不會再回來的人收拾的桌子,然後抿著嘴巴,緊握拳頭。
      「由衣……」


kyron123 (皓怡淼流)
見習決鬥者
Rank: 2Rank: 2

積分 430
帖子 237
BP 430
註冊 2010-2-19
用戶註冊天數 4076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3-7-1 23:06 
116.48.18.105
下一話
冷血由衣
預告:
斑:「唯一知道真相的方法,就只有問由衣。
艦長:「上野銀,你為何不阻止他?難道你想失去多一台機體,還有自己的好朋友嗎?」
由衣:「你對於奧寧是嚴重的威脅,居然還敢自投羅網,真是無可救藥的笨蛋。」
由衣:「這一發子彈不可能再射失。」
砰......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和給意見


kyron123 (皓怡淼流)
見習決鬥者
Rank: 2Rank: 2

積分 430
帖子 237
BP 430
註冊 2010-2-19
用戶註冊天數 4076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3-10-15 19:35 
116.49.12.68
第四話 冷血由衣
      獵鷹的最後測試結束後,斑駕駛獵鷹回到馬斯軍的空中軍艦,而銀亦跟隨斑登上軍艦。
      「艦長,我回來了。」
      「我說了多少次不要叫我艦長,叫我里奈。」
      「是,里奈。」
       軍艦上的司令室,除了門的那一堵牆外,每堵牆都被螢幕覆蓋著,為了避免出現不同的指揮命令,馬斯軍採用了「單指揮」的策略,只有艦長一個人才能下達軍命。行軍的命令、佈陣,以至軍人的日常生活和訓練,都由艦長全權負責。
       掌管著整個軍艦的人,就在司令室裡,不要以為擁有強權的,一定是老邁的男人,這個人卻是一名年僅十五歲的少女──釘宮里奈。
       里奈往門的方向輕輕揮手。
      「好久不見,銀。」
      「嗯,里奈。新研發的機體││獵鷹已經完成最後測試,可以正式投入戰線,戰力為賈斯二型的一千倍,但一般人難以駕馭此機體,所以榎木斑將會成為此機體的專屬機師。」
      「如果有此機體的話,就能和奧寧匹敵嗎?銀。」
      「匹敵?以獵鷹的性能和斑的駕駛技術,應該可以把敵軍消滅……不,應該是可以完全破壞敵軍的武器才對。」
      「是嗎?你們或許不知道,在你們離開的這段期間,發生了一場情況一面倒的戰役,而且我軍還是慘敗,損失慘重,幸好我們先救出所有市民,才沒有釀成慘不忍睹的境況。」
      「「戰役?」」
       斑和銀驚訝地大喊。
       里奈點點頭,然後從擺放在螢幕下的一個箱子中取出了一枚光碟,並播放一段影片。
      「你們看看這一段影片。」
      「奧寧的軍隊……怎麼會全軍出擊攻陷大板城?」
      「這一輪攻勢確實嚇倒我們不少,在我軍全力抵抗之下,雖然暫時逼退奧寧,但……你們繼續看就會明白。」
       當奧寧大軍撤退後,螢幕上出現了一台對斑和銀都十分熟悉的機體,使他們感到錯愕。
     「這是……」
      蒼嵐!
      由衣偷走的重要機體。
      螢幕上顯示了馬斯軍有大約三百多台賈斯一型和二型在空中駐守,但馬斯軍隊只是在短短一分鐘之內就被殲滅,而對方只有一台機體。
     「這台暫時識別為劍聖的機體就是讓局勢一面倒的原因,所以我才會問獵鷹能否打敗這台機體。」
     「艦……里奈,我想去一個地方,有一件事,必須由我完成才行,可以嗎?」
     「如果奧寧攻打我們,你一定要盡快趕到戰場,不然,後果……」
      里奈的嘴角微微上揚。
     「請不要露出這麼恐怖的笑容,我當然會盡快趕到戰場。另外,我有一個小小的要求,不要問我的行蹤。」
     「如果是私事,我才不會問你的行蹤,但不要耽誤太多時間。」
     斑離開了司令室。
     希望我多慮了。
     千萬不要和我推想的一樣。
     斑,不要做傻事。
     就算是斑也好,這件事成功也好,回來一定給里奈……
     不敢再想像下去,啊!
     銀在心中默默地說著,盡量不要洩露出自己擔憂斑的情緒,如果讓里奈知道,斑的懲罰……
     人人都知道,死刑是解脫,但里奈的懲罰是折磨。
     銀當然不希望自己的好友受到這樣的懲罰。
    「里奈,我有一些事要處理,回來再商討蒼、不,劍聖的事。」
     銀急步離開司令室。

※                          ※                             ※

    「斑,你不要和我說,你要去奧寧的基地?」
     「嗯,有一件事,一定要弄清楚才行。」
     「根本沒有什麼要弄清楚,那個臭女人就是利用你,偷走蒼嵐。」
     「我不相信由衣是這樣的人,如果她的目的是偷走蒼嵐,她沒有必要尋死,啟動機體的自爆系統。」
     「事實就是如此,研究所的攝影機都顯示,那個臭女人半夜離開,而且根本沒有任何人進入過研究所。」
     「或許有什麼原因,由衣才會離開研究所,但我深信由衣至少也會通知我。」
     「究竟要如何說,你才會死心?」
     「只要親口問過由衣,我才會死心,如果由衣有什麼特別的利由,我會支持她。」
      銀緊握著拳頭,狠狠地揍了斑一拳,反應敏捷的斑沒有避開這一拳。
     「為了一個女人,你竟然瘋了,一點也不像我認識的榎木斑。」
     「揍了我一拳,是不是心也舒暢些?那就不要阻止我,再見。」
     「駕駛獵鷹去吧!」
     「咦……」
     「我說和獵鷹一起去,這樣我才放心你一個人去。」
     「銀……」
     「雖然一直沒和你說,但獵鷹裝備了隱形系統,不會隨意被奧寧發現,小心一點!真的找不到由衣,就要快一點撤退。」
     「謝謝你,我會小心一點,這件事,暫時不要和艦長說,我不想她擔心我。」
     「嗯。」
      斑決定的事,銀明白是永遠不能阻止。
      只好讓斑駕駛獵鷹前往奧寧的基地,這是能夠保護斑的唯一方法。
      銀目送斑駕駛獵鷹離開。
     「斑,要平安回來。」

※                             ※                           ※

      銀回到司令室後,看到里奈的臉色大變,本來略帶笑意的里奈,現在雙眼低垂,好像在擔憂什麼似的。
     「上野銀,如果我沒有估錯,斑應該去奧寧,尋找劍聖的機師,對不對?」
     「咦……」
      斑的行蹤瞬間被識破,銀感到有點驚愕。
     「你們究竟隱瞞著什麼?」
     「這個……斑希望我向你保密。」
     「現在是那一件事比較重要?雖然你隸屬於不同部門,我不能懲處你,但我想你應該明白,斑的安危比較重要,還是你們之間的承諾比較重要。」
      銀猶豫了一會兒,摸了摸鰓子。
     「這件事可是涉及部分機密。」
     「不用怕,我會向他人保密,斑會如此衝動的原因究竟是什麼?」
     「雖然這非常對不起斑,但以下的事,你一定要和其他人保密。」

※                            ※                              ※

  斑啟動了獵鷹的隱形系統,成功潛入了奧寧的基地。
  穿著一身馬斯的機師服,任誰也能立刻辨認出來。
  斑為了避開了眾人的耳目,只好從通風口潛入奧寧的基地,尋找由衣。
  斑在通風口找了將近半小時,終於找到由衣身處的房間。
  往房間裡俯視,由衣正在坐在書桌旁邊寫東西……
  六月二十五日,晴
  今天我終於得到養父的嘗識當上戰鬥指揮官及偵察人員,報答他的養育之恩。最初我還覺得自己不能勝任,第一次登上機體就要在戰場上擔當重要角色,而且還是駕駛奧寧的新型機體,我真的非常懼怕自己的戰績不好,使養父的期望破滅。然而,多得新型機體,我在戰場上的表現良好。今天我還從養父口中得知馬斯軍有一個強大的將領,他說只要他消失在這個世上,戰爭很快就會結束,真的希望他能夠消失。
  第一次登上機體?那我認識的由衣是誰?
  斑在心中喃喃自語,逐步推測,也找不到答案。
  而今,只剩下一個方法……
  斑打破通風口的隔塵網,從破洞中跳進由衣的房間裡。
  由衣見到突然有人從通風口中跳出來,便拔槍指著斑。
「馬斯軍?快點說你的遺言。」
「你不認得我了嗎?我和你在研究所的記憶你全部都不記得?」
「你在說什麼?我根本不認識你。」
「我是榎木斑。」
「你對於奧寧是嚴重的威脅,居然還敢自投羅網,真是無可救藥的笨蛋。」
  由衣錯愕地退後了數步,然後開了三槍。
  子彈沒有命中斑,射中了斑身後的牆壁。
  這時候,奧寧的警備系統響起來,嗚嗚嗚……
  斑按下自動門的開關,看到奧寧的軍人並不是朝著斑身處的房屋裡走,而是拿著步槍往入口的方向奔跑。
  難道是銀把我潛入奧寧基地的事告訴艦長,所以他們前來營救我?
  我不是吩咐過銀絕對不可以告訴艦嗎?
  斑在這一刻擔憂著前來營救的人會否包括銀和里奈,因為他們是斑唯一能夠依靠,也是待在馬斯的唯一原因。
  砰砰砰!
  子彈朝著斑飛過去,斑立倒撲倒由衣,避開子彈。
  回首一看,這些子彈都是來由馬斯的軍人。
「為什麼要救我?」
「待會才解釋,先離開這裡。」
  砰!
  斑只是開了一槍,就直中馬斯軍人的頭顱。
  馬斯軍人應聲倒地。
  斑牽著由衣的手,拼命地奔跑。
※                                    ※                                 ※
  里奈聽完銀細說在研究所的事,決定實行遊擊戰。以奪回蒼嵐來吸引奧寧軍的注意,再調動人手去救出深入敵陣的斑。
  銀為了拯救摯友,決定執行最危險的任務,就是奪回蒼嵐。
  斑雖然在戰場上所向披靡,但他只會解除奧寧的武裝,對於奧寧的影響並不大。
  然而,蒼嵐(劍聖)在戰場上大派用場,如果蒼嵐被馬斯奪走,奧寧的實力會大大降低。
  所以保護蒼嵐就會成為奧寧當前的首要任務。
  銀決心成為誘餌並不是不假思索的決定,而是馬斯軍只有他一個人能夠勝任。
  銀和斑一樣,是擁有非凡反應速度的人,但有著戰場惡懼症,只要身在戰場便會全身發抖。
  可是,這一次,銀要克服恐懼症才能夠救出斑。
  銀駕駛賈斯二型到達奧寧軍的基地。
  「艦、里奈,蒼嵐在哪?附近有多少個敵人?」
  銀透過無視電與艦上的里奈對答。
  「等一下,我現在傳送正確的坐標給你。敵機大約有三百多台,你能應付得了嗎?」
  以蒼嵐和獵鷹的機體性能要應付三百多台敵機,絕不是難事,可是銀駕駛的機體是賈斯二型,性能和敵機差不多。
  銀用激光槍精準地破壞數台敵機,並在腰間拔出雷射劍。
  銀一邊砍向敵機的駕駛室,一邊躲開槍林彈雨。
  銀駕駛的賈斯二型在敵人的眼中簡直是震古鑠今,正因如此,敵機只好膽怯地退回基地。
  銀把賈斯二型駛到奧寧收藏蒼嵐的倉庫,然後離開賈斯二型,繼而登上蒼嵐。
  登上蒼嵐後,銀再次使用無視電波與里奈對話:
  「里奈,營救斑的情況怎樣?」
  「等一下,我先切換頻道。」
  銀等了一會兒,也聽不到里奈的聲音,所以再次詢問里奈。
  「營救隊怎樣了?」
  「全、全隊覆沒……嗚……」
  銀隱約能從無視電對話之中聽到里奈的哭泣聲。
  「里奈,先別緊張,斑才不會這麼容易就出事。」
  「真、真的?」
  「真的。我先把蒼嵐送回艦上。等一會兒,我們再確認斑的消息。」
  「嗯。」

  砰!
  「看來這是最後一個了。由衣,你沒有受傷嗎?」
  為了保護由衣,斑再次擊斃同為馬斯軍的軍人。
  「為什麼要救我?榎木斑,而且還要擊殺同軍的軍人。」
  「在研究所的事,你真的沒有任何印象嗎?」
  由衣搖搖頭,由衣並沒有猶豫也沒有做出鬼祟的動作,這讓斑覺得由衣不像是說謊。
  不可能,同名同性同樣子,不可能這麼巧合。
  但這件事是確確實實發生過的,怎可能些微印象也沒有?
  斑的疑惑沒能得到解答。
  「讓我告訴你吧!」
  但由衣的臉瞬間變得冰冷。
  「原來目的是想分散我的注意力,然後奪取劍聖,可惡的傢伙。」
  「你在說什麼?為什麼我聽不懂,那台機體本來就是屬於你的。」
  「閉嘴。」
  由衣突然激動起來,把腰間的槍貼在斑的胸膛上。
  「這一發子彈不可能再射失。」
  砰……


kyron123 (皓怡淼流)
見習決鬥者
Rank: 2Rank: 2

積分 430
帖子 237
BP 430
註冊 2010-2-19
用戶註冊天數 4076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4-3-17 12:04 
116.48.19.48
第五話 戰場上的女武神
  由衣在零距離射出的一發,就算身手再好的斑也無法躲避。
  鮮血從胸部對下的位置溢出來,不知由衣是有意還是無意,並沒有直接造成致命傷。
  但由衣下一個反應,明顯是無意射不中致命的部位,因為由衣再次用槍指著斑的心臟。
  被子彈貫穿身軀的斑,臉部瞬間扭曲,但相對露出痛苦的表情,斑更表露出他瞠目結舌的表情。
  沒錯,斑不想弄傷由衣,並沒有進行解除武裝的動作,可是在生死關頭,也不可以不這麼做。
  只是被子彈貫穿後,失血讓斑渾身乏力。
  無法反抗的斑,沒有祈望由衣會放過自己,只是在死前,想知道一件事:
  「由衣,在研究所的事,還有我們兩個發生的事,你真的什麼也不記得?」
  由衣沒有理會斑,只是按下保險制。
  驀然,由衣發出「啊」的一聲,身體便往斑的方向傾過去。
  斑的第一個反應是把由衣接著,靜聽由衣的呼吸聲,才放心下來。
  第二個反應才是眼看四周,尋找讓由衣倒下的原因。
  「銀,你怎麼……」
  「不要說這麼多,快點離開這裡。」
  擊暈由衣的,就是人稱博士的上野銀。
  「那由衣……」
  「如果你想由衣沒事的,就讓她留在奧寧。現在,不要管她,快點離開這裡。」
  銀知道要爭取時間,所以沒有罵斑──「為什麼由衣弄成你這樣,你還可以關心她?」,而且這個問題的答案非常顯淺,就是斑非常愛由衣。
  斑亦瞬間意識到銀的意思,沒有繼續糾纏下去,因為由衣到了馬斯一定會被處決,況且現在的由衣根本認不出斑。
  斑輕輕地放下由衣,就和銀一起離開。
  不論是馬斯軍或是奧寧軍的士兵幾乎全數殲滅,所以斑和銀到獵鷹的路上,沒有人阻礙他們,獵鷹啟動了隱形系統,也沒有奧寧的人發現。
  斑和銀順利登上獵鷹,回到軍艦上。
※                                   ※                                ※
  獵鷹駛回軍艦上,里奈便瞬速來到機倉,準備罵那衝動的斑。
  銀慢慢地扶著斑走,這時與里奈正好碰上。
  「笨蛋!為了一個女人,魯莽行事,這值得嗎?」
  斑回想起自己和銀之間的諾言──不要把事情告訴里奈。
  里奈得知自己尋找由衣的事,覺得十分驚訝。
  可是想了想,既然銀和前來營救自己,加上前來奧寧軍的馬斯士兵,這也不出為奇。
  「嗯。」
  沒錯,里奈現在是怒髮衝冠,但看到斑正流著鮮血,又露出擔憂的表情,但只有這一瞬間,里奈便擺出架子後別過頭去。
  「哼,等會才懲罰你,現在先到醫療室。」
  聽到懲罰這個字,銀馬上想起……
  一陣無形的冷風吹過,使銀抖動了一下。
  可是,斑明明知道里奈的懲罰究竟是怎樣一會事,但他只是點了點頭,「嗯」了一聲,就和銀一起到醫療室。
※                                   ※                              ※
  果然斑真的很喜歡那個女人。
  難道我的魅力不夠嗎?
  還是那個女人的魅力太大呢?
  不過,就算再漂亮,欺騙斑的感情的,只是個壞蛋。
  而且我和斑的感情十分要好,說到底,斑喜歡的人應該是我。
  可惡!我怎麼去想這些呢?
  里奈在艦長室裡托著頭,臉部稍紅地看著螢光幕。
  「艦長。」
  有一名通訊士透過無線電波與里奈通訊。
  「什麼?」
  「艦長請看一看這個……」
  里奈面前的螢光幕轉化成彩色的畫面,是衛星拍下來的伊勢海影像,除了衛星畫面以外,還有分辨友敵的雷達。
  在螢幕上,海上一台又一台的友軍機體不斷發生爆炸,當然雷達上顯示友軍的藍色燈會消失不見。
  奇怪的是,爆炸的原因不明。在彩色畫面上,不論是遠距離的追蹤彈,或是敵機也看不見,當然雷達沒有顯示出來。
  「這……」
  「艦長,另外四日市的軍部要求本艦支援。」
  「幫我答覆他,另外叫上野博士來艦長室。」
  「是。」
  過了約一分鐘,銀便前來艦長室。
  「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呢?艦長。」
  「叫我里奈。」
  「那里奈,請問有什麼事呢?」
  「過來看這段影像。」
  「嗯。」
  銀靠近里奈,里奈便重新播放剛才的影像。
  銀並沒有感到困惑,只是感到有點驚訝。
  「沒想到奧寧都掌握了隱形的技術。」
  「原來是敵機啊!那應對的方法是……」
  「本是用來配合獵鷹的蒼嵐搭載了隱形偵察機能,但誰來駕駛蒼嵐呢?」
  「斑現在不能戰鬥,不對,就算是斑也不能駕馭蒼嵐,能駕馭蒼嵐的人是……能否把偵察功能用在其他機體身上?」
  「應該不可能,這項功能要求的是精密的儀器,而不是單單改變運行系統就可以了事。」
  「能駕馭蒼嵐的就只有那個女人嗎?」
  「實際上還有另外兩個人,但其中一個不能上戰場,另外一個不在這裡。」
  里奈回想起銀駕駛賈斯二型的時候,擺出所向披靡的姿態,從而想到銀就是另外兩個的其中一個。
  「就這麼決定,你去迎接敵軍。」
  「我?」
  「是,不然就懲罰你。」
  「艦長,不要用懲罰來恐嚇我。」
  「叫我里奈。」
  「是……」
  「那就這麼決定。」
  「等等,我沒有答應……」
  「懲罰。」
  「好吧!」
※                                    ※                            ※
  銀駕駛蒼嵐,前往伊勢海。
  在蒼嵐所偵察的影像來看,那台搭載隱形機能的是一台白色的機體,在白色的機體背還披上了一塊巨型的白布,在兩隻手臂上各持著一把銀色的短刀,整個畫面像是一個穿著婚紗的忍者。
  忍者機體動作華麗,而且每擊破一台機體只用了一擊,雖然由此,伊勢海上的機體活像築起了一堵牆,阻礙機體前進。
  銀一直以「敵軍只有一台,那不是戰爭,而是對決」來催眠自己。
  「艦長,通知伊勢海上的友軍撤退。」
  「都說了叫我里奈。」
  伊勢海的馬斯軍慢慢撤離伊勢海。
  而今,伊勢海上的就只剩下兩台機體──忍者和蒼嵐。
  忍者在蒼嵐的面前,其隱形功能盡失。
  正因如此,那機體解除了自己的隱形功能,以減低機體的能量損耗。
  忍者高速地接近蒼嵐,蒼嵐立刻擺出迎擊的架勢,高舉大劍。
  正當兩台機體的距離不足五米,忍者瞬間脫下白布,拋向蒼嵐。
  銀的視線被白布遮蓋,而雷達上的敵軍記號亦同時消失。
  由於察隱功能只是在視覺上把隱形的機體外觀展現出來,並不會反映在雷達上,所以銀現在是看不到忍者的。
  蒼嵐馬上甩開白布,但忍者早已消失在蒼嵐面前。
  在哪?
  一般都會估計敵機會在後方偷襲,所以蒼嵐轉身往後。
  不對,難道忍者逃了嗎?
  銀仍沒有鬆懈,一直轉身往四周偵查忍者的動向,但也沒有發現忍者。
  驀然,不知從那個方向出現了一枚炸彈,在蒼嵐的附近爆炸,黑煙籠罩著蒼嵐。
  由於一切發生得太突然,以致銀不能分辨出扔出炸彈的方向,加上黑煙影響了銀的視線,更不能辨別。
  蒼嵐用大劍一撥,使黑煙消散。
  就在黑煙消散的剎那間,忍者再度出現,而且忍者已經把刀子插在蒼嵐身上,機師選擇的攻擊部位亦比較特別,把刀子插在蒼嵐最脆弱的地方──上身和下身的接駁位。
  然而,那是天才US開發博士──上野銀所開發的機體,就算是最脆弱的部位受攻擊,對於現世代的機體,也是無法擊毀蒼嵐……不,是無法對蒼嵐造成任何損傷。
  蒼嵐用沒用持劍的手捉著忍者的手臂,再用大劍猛然地直砍忍者。
  忍者的機師見狀,立刻判斷出無法躲開蒼嵐的攻擊,便順著大劍的攻擊往後靠,以減低大劍對機體的傷害。
  機體的胸甲活像從中間被猛獸撕開,胸甲出現了一條寬闊的裂痕。
  如果忍者的機師沒有讓機體往後靠,恐怕大劍已經把機體一分為二。
  這機師是誰?可以即時找出蒼嵐最脆弱的位置,而且剛才以往後靠來減低傷害的判斷也非常果斷。
  銀的心裡這麼想,而他第一個聯想到的是由衣。
  如果是對手是由衣,就不可以擊毀敵機,那樣,斑絕對會瘋狂起來,沒有斑這個重要戰力,馬斯就會陷入危險。
  可是,機師不可能是由衣,距離離開奧寧基地的時間只有半小時,由衣不能馬上醒來,駕駛機體攻擊四日市。
  這個推斷讓銀繼續和忍者戰鬥。
  蒼嵐不斷往忍者揮刀,忍者的機動性相較蒼嵐並不高,但仍然避開蒼嵐的所有攻擊。
  忍者沒有逃離戰場,只是不斷躲開蒼嵐,好像在等什麼似的。
  銀注意到這一點,感到非常奇怪,卻無法得出合理的原因。
  轟──
  蒼嵐從背後受到攻擊,而且攻擊令蒼嵐受到損傷。
  這就是忍者的目的嗎?
  不,雷達上只顯示出一台敵機和兩台友機。
  等等,兩台友機?另外一台是……獵鷹!
  「住手!不要傷害由衣。」